当前位置:兰州八四九零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历史前半生幸福无比的孝康敬皇后张氏,为什么晚景凄凉?
前半生幸福无比的孝康敬皇后张氏,为什么晚景凄凉?
2022-09-20

说到孝康敬皇后张氏,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各位介绍一下相关的历史事迹。

白居易在《长恨歌》中以“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来形容唐玄宗对杨贵妃的宠爱,然而比起明孝宗朱佑樘对张皇后的宠爱,却仍有不足。作为历史上唯一遵循“一夫一妻制”帝后,明孝宗不仅一生张皇后的宠爱简直无以复加,可以说做到了帝王的极致。不过,前半生幸福无比的张皇后,却在儿子明武宗朱厚照去世后,晚景较为凄凉。

一朝被选入宫,受尽丈夫疼爱

张皇后于成化七年(1471年)出生于北直隶河间府兴济县(今河北省沧县),其父张峦乃国子监监生。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明宪宗为太子选妃,张氏被选入宫,就此与时为太子的朱佑樘结为夫妻。同年九月,朱见深驾崩,朱佑樘即位,张氏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皇后。

其实正史中关于张皇后的记载其实并不多,但透过《明孝宗实录》和明朝文人杂记的零星记载,仍然不难看出朱佑樘对张皇后的疼爱。

明朝张合在《宙载》中记载,“旧制,帝与后无通宵宿者,预幸方召之……惟孝庙最宠爱敬皇后,遂淹宿若民间夫妇”。清代毛奇龄也在《胜朝彤史拾遗记》中写道,“笃爱,宫中同起居,无所别宠,有如民间伉俪然者”。也就是说,根据明朝规定,皇帝与皇后是不住在一起的,按制皇帝居于乾清宫,皇后居于坤宁宫,皇帝只有在临幸皇后时才将其召来,事后皇后还要返回坤宁宫居住。然而,朱佑樘却因宠爱张皇后,与其日夜居住在一起,宛如民间夫妇一般。

此事虽然不合礼制,但却少有大臣敢直言顶撞,但根据笔记小说集《听说》的记载,当时有个叫魏庄渠的举子在参加科举时,写下了“闻陛下一日之间,在坤宁宫之时多,在乾清宫之时少”,于是这位本被拟定为状元的举子, 便被朱佑樘给贬到了二甲第九。

此外,根据明陆楫在《蒹葭堂杂著摘抄》中的记载,张皇后有次患了口疮,朱佑樘不仅亲自为皇后喂药,更是亲自端了漱口水为皇后漱口,而在张皇后休息的时候,朱佑樘甚至不敢咳嗽,唯恐惊扰了张皇后休息。

可以说,在那个极度重男轻女的时代,一个男子要做到朱佑樘这样已经尚属不易,更何况他还是一位大权在握的皇帝,由此可见朱佑樘对张皇后的宠爱。

恩泽惠及全家族,就连“前夫”也受赏

朱佑樘对张皇后的宠爱还体现在另外一个方面,那便对张皇后家人的封赏,在明朝对外戚本就防范甚严的情况下,朱佑樘对张皇后家人的封赏,达到了明朝除开国功臣以外之最。

弘治五年(1492)三月二十八日,张皇后的父亲张峦被封为寿宁侯,并升授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当张峦于同年八月去世之后,又追赠其为昌国公,并由其子徙封寿宁侯。

张峦进封为寿宁侯;同年六月二十五日,升授寿宁侯张峦为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八月十一日,张峦卒,追赠昌国公,谥号庄肃。张峦死后,长子张鹤龄袭封寿宁侯。而张峦的夫人,按理应该从其子称为寿宁侯太夫人,但朱佑樘又特意将其加封为了昌国太夫人。而张峦的次子张延龄也被加封为建昌侯。

按照明制,亲王死后坟地面积不超过五十亩,郡王不超过三十亩,然而张峦去世之后,朱佑樘却直接就拨了翠微山三十顷用作其坟地,面积相当于六十个亲王、一百个郡王,并直接从京师三大营抽调了上万军队负责兴建,甚至亲自为张峦撰写神道碑,要知道这个待遇终明一朝也仅有三例,除了张峦之外,其余两人乃是开国功臣徐达和靖难功臣姚广孝,可见规格之高。

而除了直系亲属外,张皇后的姑父高禄也被擢升为礼部尚书,堂叔张岳、侄子张教、表弟金琦、干伯张嶙、义弟张忱全部被加封为三品锦衣卫指挥使,表弟高峘则被封为四品锦衣指挥佥事,甚至连岳父此前的小妾汤氏也被加封为了六品诰命夫人。

不仅张皇后的亲族受到恩泽,就连张皇后的“前夫”也得以沾光。张皇后曾被许配给秀才孙伯坚,但因其身患重病而未能完成婚事,后朱见深为太子选秀,张家想让女儿去应选,孙家便解除了婚约。结果就因这次被动的“成人之美”,朱佑樘得知后竟直接将孙伯坚加封为了中书舍人,其兄孙伯强也被封为了司仪署署丞,就连其父孙友都封了尚宝少卿。而这位孙伯坚,后来竟然历经弘治、正德、嘉靖三朝,最后官至四品尚宝卿。

明孝宗如此恩泽张皇后家族,自然也遭到了朝臣的抵触,然而一向善待大臣的朱佑樘却是油盐不进,稳居内阁十八载的首辅刘吉,就因为反对朱佑樘如此恩宠张家,结果被朱佑樘一道诏命赶回了家,只得提前退休。

丈夫与儿子去世之后,张皇后晚景较为凄凉

明孝宗虽然对张皇后宠爱有加,但张皇后的人生境遇却堪称波折,其先后为明孝宗诞下了两子一女,但除了长子朱厚照长大成人之外,次子朱厚炜年仅一岁便夭折了,女儿太康公主朱秀荣四岁时也夭折了。

弘治十八年(1505年),陪伴了张皇后十八年的明孝宗朱佑樘驾崩,朱厚照即位为帝,张皇后被尊为皇太后。明武宗朱厚照虽然性格顽劣,但对待母亲还是极尽孝道的,虽然失去了宠爱自己的丈夫,但有儿子尽孝,倒也使张皇后稍有慰藉。可惜的是,朱厚照也极为短命,在位仅十六年,便于正德十六年(1521年)驾崩了。

由于正德皇帝死后无子,张皇后便与大学士杨廷和等人商议,迎立明孝宗朱祐樘之侄、兴献王朱祐杬之子、明武宗朱厚照之堂弟朱厚熜为帝,是为明世宗。

按理来说,由于明世宗朱厚熜是入继为帝,因此应该称明孝宗朱佑樘为皇考,称张皇后为圣母,然而朱厚熜却偏偏不肯改称呼,于是与朝臣爆发了长达三年的“大礼仪之争”,并最终赢得了这场“战争”,然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内阁首辅杨廷和被罢免,17位大臣在“左顺门惨案”中被廷杖致死。

朱厚熜即位之时,其父朱祐杬虽然已经去世了,但其母蒋氏却是在世的,而在“大礼仪之争”中,蒋氏的态度也极为坚决,一度拒绝入京,直到张皇后同意将其称为兴献后,蒋氏这才同意入京。然而,蒋氏入京时,张太后却依然只是用皇妃的礼节去迎接,结果却因此激怒了明世宗和蒋太后,为此后的遭遇埋下了伏笔。

此后,张太后在后宫的地位便开始变得很尴尬,而且朱厚熜与其母蒋氏对其礼遇极差,虽然仍为太后,但却很难享受到太后的待遇。例如蒋氏寿辰时,朱厚熜下令命妇朝贺,宴饮赏赐也比平常隆重丰厚。而到了张太后寿辰时,朱厚熜却下令免去朝贺,大臣们为此进谏,结果不是被罚俸就是被贬官。

与此同时,张太后族人的好日子也就此到头,朱厚熜先是于嘉靖八年(1529)下令尽革外戚封,张鹤龄、张延龄兄弟因此被废除封号。嘉靖十二年(1533年),张鹤龄又被人告发谋逆,虽有大学士张孚敬求情得以保命。同年十月,张延龄也被下狱,虽然大臣争谏,但却就此被长囚狱中。

为了保住弟弟,张太后不惜苦跪求情,然而朱厚熜对此却置之不理。不久,张鹤龄死于狱中,而张延龄则就此被囚长达七年之久。凄凄凉凉之中,张太后最终于嘉靖二十年(1541年)去世,享年71岁。不久之后,其弟张延龄被斩于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