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兰州八四九零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宠物#619#广州至深圳部分犬只分流声明
#619#广州至深圳部分犬只分流声明
2022-09-13

Hello

2017.6.29

新会流浪动物救助组织

ABOUT LOVE AND DARK

NOW:新会流浪动物救助组织

声明!!!

玉林狗肉节的风波未平,狗狗救助的余波又起。

首先,对于619广州拦车救狗事件给大众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但近日来,关于深圳“小爪子”宠物诊所爆出的遭到中外多个义工团体“道德绑架”、并在拦车救狗之后将一百多只狗扔在诊所门口从此不闻不问,导致该诊所无法正常营业的的言论,我想,作为救助队伍的其中一员,我们新会流浪动物救助组织有必要向大众澄清真相。

6月19号,在救下约1300只狗后,由于在广州找不到可接收的医院,广州志愿者决定在广州荔湾驻扎、对狗狗实施原地救助,随后各地志愿者陆续赶到现场参加救援。可后来遭到村民的投诉,在报警无果之后,村民们开始使用暴力逼迁。紧急之下,我们联系到了深圳的义工与“小爪子”诊所,并在得到他们允许的情况下,迅速撤离广州,冒着大雨连夜赶向深圳。

由于大卡车不能进入市区,我们只能分别用四辆小货车将狗狗分批运送到“小爪子”诊所。在短短6个小时内,14个义工(大部分是女孩子)用瘦小的身板把80多笼狗狗来来回回搬了四次,最后终于在凌晨5点半到达深圳,与当地志愿者对接。

在未到深圳之前,我们便与深圳“小爪子”诊所的主要负责人取得联系,经过协商,该诊所表示愿意收容50只狗。但当我们把狗运到“小爪子”的时候,哈尔滨的志愿者与其他外国友人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也陆续带来了约50只狗。我们深知狗狗的数量已超过该诊所的负荷能力,便主动提出另找其他愿意接受这批狗的组织机构,但是当时该负责人表示:“能放下就都放进来吧,没问题的”。再三确认同意之后,我们便把80只狗狗留在了“小爪子”诊所,并且承诺每周会有医生和护理义工队去“小爪子”和他们轮班、帮忙筹集医疗费用。我们可以很负责地说,整个协商过程并没有出现任何“道德绑架”的行为。

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江门、广州、深圳的志愿者都为“小爪子”进行款项筹集、购买物资,还每天派义工上门护理狗狗。

事情本该到这里就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可是近期,号称和小爪子宠物诊所有关的人士却在网上爆出,是因为被义工队“道德绑架”、无奈之下只好收容这批狗狗,救狗行动纯属违心之举等言论。并且表示因为参与救助已经无法正常营业,迫不得已之下只好向大众募捐。

由衷而发,我们对“小爪子”在危难之中向我们伸出援手表示感谢,但作为一个公益组织,我们必须对大众负责,也必须对此提出质疑:为何当初该诊所在明知超过负荷的情况下,仍同意收容这批狗狗?为何在救助期间,不愿对我们透露过多关于狗的情况?为何当其它诊所主动提出免费治疗部分狗狗时,却遭到“小爪子”拒绝?为何在出现所谓的“经营危机”后,没有及时提出让我们把狗狗接走?为何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公开进行开放领养和私人募捐?这些,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早在2009年,《慈善法》就以明确规定,只有依法成立并取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才能公开募捐。如果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开展公开募捐的,将由民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停止募捐活动;对违法募捐的财产,责令退还捐赠人;难以退还的,由民政部门予以收缴,转给其他慈善组织用于慈善目的。但“小爪子”却无视法律、公开在该诊所的客服号上发表募捐信息,并且晒出用于转账募捐的私人二维码,除此之外,还支持到该诊所的前台以现金形式进行募捐。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爪子”在得到善款之后,并没有发布捐款用途的相关信息。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其募捐动机。

此外,该诊所提到的每天1.5万元的医疗费也是疑点重重。我们不明白,为何在只有两个护理员工、并且有深圳义工提供部分药物和医疗护理的情况下,“小爪子”每天仍需要花费1.5万费用,并且没有对志愿者公开这笔医疗费用的出处。因此我们有理由质疑,该诊所提出的收费价格极为不合理,甚至有讹诈之嫌。

对于“小爪子”是否有借此事件谋取暴利,或博人眼球、为该诊所做广告宣传,我们已不愿去猜测,有句话说:“予人玫瑰,手有余香”,我们并不想看到这场原本以爱心发起的活动,最终以这样的局面收场。因此,我们新会义工组织和广州义工组织已决定联合其它两个救助队,将狗狗接回两个义工组织所准备的安置点医治。可当2017年6月29号,广州义工队的一位负责人到达“小爪子”诊所,向小爪子声明广州方愿意把狗狗领回、并支付此次全部医疗费用时,小爪子负责人却故意刁难广州方负责人,并不肯放行这批狗狗,另外也不提供此批狗狗的信息给广州方负责人跟踪。关于小爪子此次行为的目的,我们无从下定论,但我们会倾尽全力,让此次得到救助的狗狗都能得到好的去处和好的治疗。

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和关注我们,我们会以实际行动证明我们的初衷,并尽我们所有力量保护动物,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文:新会流浪动物救助组织

编辑:隔壁家李叔叔